第2章 神秘封印

在房間修煉的池眠將靈力運轉一個周天後,逐漸充裕的木係氣息使得她周圍的植物生長迅速。

被吸引而來的祝沐澤感覺自己置身在天堂。

飛速增長的藤蔓將兩人包裹起來。

祝沐澤隻覺得像放在瀑佈下的小桶,筋脈在一點一點的撐大。

路過的眾人無不被這奇觀震驚。

再次運轉一個周天後,祝沐澤隻覺得自己被撐到了極限,原本繃緊的弦突然中斷,天上降下一道福澤。

祝沐澤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,手上原本的傷疤消失不見。

他!

晉升了都不需要他運功,靈氣自動往他身上鑽。

修複著他身上的陳年舊傷。

刷刷刷三道福澤降下,將池眠包裹住的藤曼自動分開,靈氣爭先恐後的鑽進她的身體內祝沐澤也看見晉升中的池眠,自發的為她護法晚風瑟瑟,月明星稀。

池眠從入定中醒過來。

就見到祝沐澤眼光亮晶晶的看著她。

“師,師兄,你在這裡乾嘛”祝沐澤看著池眠的眼神像看見了什麼大寶貝一樣。

冇有和池眠過多解釋,他拉著池眠來到測試台“你試試把靈力注入”池眠看向眼前透明的水晶球,將手放了上去,將靈力注入,任由測試台將自己帶入另一個境界。

測試台西周圍繞多顆懸浮晶石。

每個晶石都代表著不同的元素屬性,隨著天賦的高低,晶石的亮度也不一樣,從邊緣到中間逐漸遞增。

池眠的靈力如潮水般湧出,被測試台全部吸進去代表天賦的晶石也開始發出亮光。

一顆,兩顆,三顆........整整亮了六顆晶石!

祝沐澤與池眠站在一起,看著池眠恬靜的臉。

周邊的晶石閃耀著,襯得她好像下凡的仙女這一刻深深的印在了祝沐澤的心裡。

六係元素中火係和木係的晶石幾乎是全亮的。

這也就意味著師妹在未來的成就將遠超所有人。

隨著池眠將手從測試台上移開,周圍的光亮瞬間消失池眠期待的看向祝沐澤。

一個大膽的想法在他心裡醞釀。

祝沐澤拉著池眠的手來到丹房,拿起一排藥草開始煉丹,邊煉邊解釋藥材的名字及用途,劑量,以及對火焰的掌控。

池眠仔細的聽著,冇有任何的疑問。

她相信師兄不會害她。

隨著一陣藥香,祝沐澤打開丹爐,裡麵整整齊齊八個丹藥,圓滾滾的,看著十分喜人。

“你來試試,哪裡不會我再教你”祝沐澤讓開位置,示意她上手試試。

池眠回憶著剛纔的師兄取得藥材龍腥草,木槿,白根,蛇膽青.......咦,這顆蛇膽青怎麼冇有活性了,換一顆關注全程的祝沐澤將一切都收入眼底,眼裡的光又亮了幾分。

麵上卻還是不動聲色。

池眠按照步驟一步一步進行,全神貫注的控製火候。

不多時,丹爐傳來微微震動,祝沐澤示意池眠收手。

眼裡的光亮有些黯淡,明明是嚴格按照他的方式進行,到底哪一步出問題了,怎麼會失敗呢。

池眠此時也意識到不對“冇有丹香,我是失敗了嗎”祝沐澤猶豫了下,上前將丹爐打開,裡麵躺著十顆圓滾滾的補靈丹。

模樣看著憨態可掬,可就是湊得再近都聞不到一絲丹香。

他拿起一顆扔進嘴裡,池眠甚至都來不及阻止丹藥入口即化靈力順著西肢百骸遊動,全身暖洋洋的,舒服極了。

“成功了,是初級補靈丹”祝沐澤欣慰的摸了摸池眠的頭“這麼說我能成為煉丹師嘍”“不止是煉丹師,你的金係土係火係木係的天賦值接近全亮,甚至還0有一個變異冰係靈根”祝沐澤羨慕的看著池眠他是木係靈根,天生異火卻發不出攻擊,隻能成為一個煉丹師。

而池眠今後的路寬敞著呢。

“不對啊,我從小就是五係靈根,唯一能修煉的火靈根還十分弱小。

今天的木係靈脈突然被啟用是有什麼媒介。”

祝沐澤想到今天在測試台中見到的一切,摸了摸下巴“在測試台的時候我清晰的看見你有微弱的雷靈根,應該是它的原因”祝沐澤雖然嘴上說可能是雷靈根的原因,腦海裡卻在回憶自己曾經看過的古書,好似有記載著相同的案例,隻是......”池眠雙眼瞪大,雷靈根?

原書中並冇有提及原主有雷靈根。

祝沐澤從架子上拿出一本古樸的手抄丹方“這裡麵是我手寫的丹方和草藥用量差彆,有不懂得可以問我”簡約的手抄冊上是一手飄逸的行書,池眠也學過幾年的書法,卻遠遠寫不出如此漂亮的字。

好,池眠乖巧的應了聲。

將池眠送回去後,祝沐澤找到宗主。

將找到的古書拿了出來“師父,能告訴徒兒為什麼將師妹的靈脈封印起來嗎?

冇錯,將池眠的其他靈根封印起來的就是玄青宗宗主池蕭。

也是池眠的親生父親,祝沐澤在檢查癡迷愛你身體的時候發現她的靈根曾經是被人故意i封印起來,而上麵留下的一縷靈力正是屬於他池蕭的。

眼見塵封多年的秘密被自己,池蕭深深的歎了口氣給祝沐澤倒了杯靈茶“先坐吧”祝沐澤冇有去接那杯靈茶,而是在池蕭身旁坐下,等著他的下文“嚐嚐我新到的靈茶,看看喜不喜歡”池蕭將茶杯往前推了推。

祝沐澤定定的看著池蕭,似乎想從他臉上看出什麼。

良久“師傅,我是丹修”池蕭的臉色有一瞬間的僵硬“師傅你忘了我是藥人出身,百毒不侵。”

祝沐澤淡定的將茶倒掉等著池蕭的下文。

片刻他伸出右手指天“我祝沐澤發誓永不泄露池眠封印之事,如有違反,異火自熄。”

話音剛落,腳下一陣金光閃過,以天道為中介,誓言成立。

池蕭當然知道一個丹師失去火焰的含金量。

他這個徒弟真的很倔啊。

嚴格來說祝沐澤並不是他收進來的徒弟,而是她的女兒救回來的小乞兒,身上冇有任何的靈根靈脈,是眠眠帶給他新生,他們感情好也是正常。

池蕭揮出一個結界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祝沐澤出手。

用秘術將祝沐澤的記憶消除,池蕭將人送回了他的院子。

看著昏迷中的祝沐澤,池蕭心裡滿滿的無奈,自己這個徒弟從小心思細膩,如果他知道實情......”